什么是荷兰病?

copyright @ Daily Telegraph

copyright @ Daily Telegraph

上周看见了以下发人深思的图片,显示着巴西雷亚尔与澳元兑美元标准化至100的走势。

© Financial Times

© Financial Times

巴西是新兴市场,而澳大利亚则是发展国家,从常理来看这两国经济走的路应该很不一样。因此,与其专注于两国之间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不如看看它们犯的同样毛病:荷兰病。

精通英语的人应该晓得英语的许多贬义词都以荷兰冠名:荷兰人的勇气指的是酒后之勇,荷兰妻子指的是抱枕或充气娃娃等,例子不胜枚举,背后的由来我在此不介绍。

不过,荷兰病确实曾在荷兰发生过。1973年发生第一次石油危机之后,在1959年发现天然气田而成为天然气出口国的荷兰由于能源价格高涨而获得大量收入。但随着天然气出口的增加,荷兰本国货币的汇率也随之上升,劳动者薪水也同时上涨,导致生产成本大幅攀升。自然,工业产品的国际竞争力急速下滑,造成经济恶化。

上述的情况经济学家称之为荷兰病。概念大致上是:如果某国突然发现大量可出口的天然资源或已有的资源价格大涨,后果是劳动和资本会转向资源出口,货币会因外来收入增值,而制造业和服务业会随着成本提高与资本转移而衰退。

另一点是:资源出口带来的收入增加对制造业和不可贸易的部门的产品的需求,但这时对制造业产品的需求的增加却是通过进口国外同类价格相对更便宜的制成品来满足的,加重对本国制造业的打击。

如果资源出口的收入源源不断,那制造业的萎缩本身不是大问题。然而,天然资源价格很少是平稳的,一旦猛跌,逐渐越来越仰赖资源的出口国必然会受到很大的冲击。

你也许会指出:这些国家应该想办法将资源出口收入大部分投资在本国的经济。理想的情况确实应该如此,要不将所得的收入省起来慢慢花,要不将它用来提高本国的生产力与经济竞争力。不过,这谈何容易;赚到的外来收入或多或少都会流到银行去,而资金充裕的银行对于贷款必然会更加松懈。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试图将钱都囤积起来,慢慢释放并投资到国内经济,最后钱还是流向房地产,使得泡沫的产生。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访问Deltaspace主页

或者来面簿(Facebook ID: DeltaSpace) 和 LinkedIn (ID: Deltaspace) 关注我们吧!